經常聽到很多職場人士轉行去賣水果、燒烤攤、夜宵攤等等之類的, 并且都是月入好幾萬,這行的真實狀況是怎樣的?

  暴利的神話,源自哪里

  江湖上,擺地攤的暴富神話不絕于耳,難道只是路人艷羨后的盲目猜測?還是這些“富”了的小老板們的自我宣傳。

  一直都有很多傳言說,這些生意非常賺錢,幾年買房,幾年買車。

  事實而言,這個行業相對于這些城市打工者收入來說,的確是賺錢的,但是賺的真是血汗錢! 而且簡單的把賬單細分下來看,其實收入和付出也不一定能夠成正比。家里一個小攤子,一共三個人,算下來,每個人一年的收入在萬左右,這個收入水平,在社會上來說,只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

  更加重要的是,這個收入很不穩定,基本年年都要看政策,說不定哪天城管大軍就直接把家伙就端了。這樣的生意,是很難看到前途的,最好的結局就是存一筆錢,然后盤一家店,做正經生意去,但是知易行難。所以基本就是做一天看一天的節奏。

  至于江湖上流傳的暴富神話?

  做地攤的人,大多來自農村,文化水平較低,在進入這個行業,得到一筆財富的時候,往往會產生一種微妙的心理,希望得到周圍別人的認可,這和大多數人在成功之后希望跟別人分享的心情一樣。 他們不會計算什么叫做隱形付出,什么叫做 “悶聲發大財”, 很多時候他們反而會帶著跟多的“小伙伴們”,進入這個行業。這種現象,產生那樣暴富的傳言,也不足為奇了。

  姨媽家的小攤

  一個攤主講述自己真實的經營情況,看看神話傳說背后的現實。

  早餐攤和夜市業務范圍如下:

  1.早上賣油條,包子和粥,順便帶著茶葉蛋。

  2.晚上賣炒飯。

  經營地點和客戶:

  大學周邊,主要客戶群就是大學生們,夜里面就是賣給網吧的包夜屌絲們。

  人員配備:

  表哥(主廚),表嫂(收錢,送外賣),姨媽(打雜)。

  營收情況:大致在25萬左右一年。

  由于屬于“流動大軍”,一直被城管“追緝”,后來時間長了,和地頭方面混的比較熟以后,每年“上貢”2萬,獲得了固定攤位。有些攤位會和一些店鋪簽訂協議,每月交一些管理費,租用店面前的空位。

  攤位工作的都是自家人,所以不涉及工資支出。

  1.異常辛苦:

  一開始,家里做早市和晚市。早上四點多必須起床,因為需要蒸包子,做早市的準備。因為要炸油條,夜里必須起床發面,連續睡眠時間基本不超過4個小時。早上6點出攤,早上10點半收攤,回家以后可以睡到下午,然后還要去菜場進貨,為晚上的炒飯做準備(燒飯,剁菜,洗菜)。后來實在扛不住了,就放棄了早市,改做中午和晚上兩頓,但也是辛苦非常。

  2.隱形的付出。

  姨媽已經做過兩次手術了,都是由于勞累過度,膽囊出了問題。由于屬于進城務工人員,前幾年都沒有醫保,身體出了問題都是自己負責。個人也沒啥意識去買保險。 作為一個淳樸的農村女性,她一心想幫兒子打理事業,即使手術后醫生囑咐不要過度勞累,她也還是繼續每天起早貪黑的給兒子媳婦打下手,就為了省一點人工費,也不想讓孩子覺得自己在白吃白住。

  嫂子也由于勞累過度,做了手術。表哥的衰老程度,也是基本可以用肉眼看得出來的。

  也會有一些突發性的事件,比如和另外的炒飯攤子為了搶生意發生身體沖突。別的攤子雇傭社會閑散人士(多為老鄉),打砸我們的攤子,表哥頭上縫了5針。

  關于城管的問題,其實這不是問題。不過是八個字:敵疲我出,敵進我退。所以有一些因素的影響是不能出攤的。

  任何生意,總的來說都是等價交換的。不要只看到隔壁的農民小伙,做了生意,買房買車,其實背后他們交換了很多外人看不到的。

  早市,夜市這樣的生意,對于本來收入就不是很高的進城務工人員來說,算是一個很好的工作。但是,對于受過良好教育,現擁有一份穩定收入的廣大在職員工來說,也許并不是那么容易玩得轉的。

  也許有人會反駁說北大那個賣粉絲發大財的,我覺得,那也是人家苦出來的,同時,開始的基礎也不同,對于大部分擺攤的人來說,本身就沒有什么錢,根本不敢雇人,也從沒敢想過搞連鎖。

  還原一個真實

  1、賬目流水好看,毛利率相對較高。

  早餐夜宵攤的經營成本相對飯店低,開店啟動資金不多,相對飯店來說勞動率高,人力成本攤下來比飯店要低,同樣營業額飯店可能要5個人,這里3個人可能就能達到,這是最主要的。雖然起步賺錢難,但是基本不會虧本,虧本了也船小好掉頭。單價低但是可以通過量上去,最后營業額不會很差,用料良心的情況下,毛利30%—40%,如果黑一點毛利可以更高。這個毛利率可以比得上甚至超過飯店毛利率。

  2、行政類隱形支出不少,城管、環衛、街道都要那個,一年近3、4萬。支出主要指罰款而非賄賂。

  3、勞動強度大且時間跨度長,招工難,家庭模式居多,毛利減掉房租、人工、上面的隱形支出再除上人數,人均收入與勞動付出比例懸殊,一年365天360天在工作崗位。

  4、不穩定,飯碗要看各類大爺的臉色。城管,環衛,街道,混混,影響生意的外力也有很多。

  5、工作社會認同感低,社會保障和福利待遇幾乎為零。在傳統中國人眼里,政府機關、事業單位身份是一種社會地位的象征,這一行在人們眼里社會地位是不高的。同時社會基本保障和福利也是很低的。

  在當前的社會環境下,買房?養老?看病?只有靠拼年齡體力,現在多賺一點是一點,才能有或許足夠的錢為自己支付將來的病痛、養老等開支。而恰恰從事這類工作的人群是慢性病的高發人群,一場大病可能就能摧毀一個家庭,影響經營。

  像夫妻店,一方大病,另一方一個人往往很難再把店子經營下去,這樣就斷了經濟來源,往往是到最后多年的經營血本無歸。如果上有老下有小,生活往往更加困難。

  6、資本的大潮也影響到這一行。這個行業慢慢也有資本進入的跡象,但我說的不是成百上千萬的資本。有一些有前瞻的老板能夠意識到要轉型,KFC就是他們的目標,但往往只看到其門店干凈整潔的優點,看不到或者做不到其客戶管理、產品質量控制。對于中餐來說,標準生產流程的建立是很難的,往往靠經驗和口耳相傳、產業鏈管理等優點,但是苦于僅僅幾十萬的資金壓力,舉步維艱。

  而有資本的有人脈的店家,連鎖店可以慢慢鋪開,慢慢開始做品牌,客單價可以提高,工作流程可以規范起來,雖然毛利不高,至少也是可持續發展了。

  7、行業競爭日趨激烈。新的國家領導班子上臺以來,各項遏制公款吃喝的舉措算得上是雷厲風行,連小小的早餐店都有那點春江水暖鴨先知的意味了。整個餐飲行業,其實不僅僅是高端餐飲都受到一定沖擊。一些飯店老板開始關注這塊以前不被看重的市場,飯店老板驚嘆毛利率居然比我開飯店還高,準備或者已經轉型到這一塊來。

  他們有資本,有管理經驗,有團隊,能夠吸引一些綜合要求高的顧客。這也從側面看出小店轉型哪怕成功,面臨的競爭也將不小。

  在中國,做實業難,哪怕經營一個小成本的餐館都不是易事。在這一行,想靠著手藝和良心賺點錢,往往需要你付出不成比例的代價。